坐上火车去拉萨

那是很多年前了,那时我才7岁不到,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那时我有印象的,第一次坐火车。

那是一趟春节期间从山西太原到安徽的火车。

车上貌似有很多人,那时的车窗还不似今天这般,是可以打开。

那趟车走的很慢,走走停停。每次停车总有人在窗口买东西。

貌似我当时很好奇,在车内跑来跑去。

印象最深的是,貌似我没有买票,父母说,一会有人查票你就钻到椅子下面去。

之后,再多也是不记得了。


之后,我从小县城考到省会读书。

从家到省会只有绿皮火车。

只是,这时的绿皮火车已经有了不少变化。

窗口不再是当初那种可开可关了。

窗口卖吃了也没有那么多了。

但,人依然不少。


大学那会,我大概是喜欢一个人坐火车的。

我喜欢一个人坐在窗户边,看这窗外景色唰唰后退。

我喜欢看那窗外的电线,看它们高低起伏,分分合合。

我喜欢看那窗外的稻田,金黄一片。

我喜欢看那窗外的房屋,

我喜欢看那窗外夜幕慢慢降临,

我喜欢那家家灯火随机点明。

这种时候,我也喜欢捧上一本书。

前者放空自己,后者充实内心。


再后来,工作了。

火车坐的少了许多。

更多的是坐地铁。

地铁快了很多,但人也浮躁不少。


再后来,结婚了。

老丈人家很远,我们坐上了高铁。

七百里的路程,4个小时就到了。

心情也不是那般轻松,每次上车大部分时间都是休息。


现在,有孩子了。

孩子放在外婆家,趁着周末时间回去看看。

出于经济上了窘迫,再次坐上了绿皮火车。


我喜欢坐火车,特别是路程稍长的火车。

在车上,我有狠多时间思考,我可以天马行空。

我可以想想我是谁?

我可以想想我要干什么?

我可以想想人类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可以。。。


在火车上,我看到很多不一样的人。

在同一个空间里,

有不同年龄段,

不同学历,

来自不同地方,

说这不一样的语言,

却有同一个方向,

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吧。


在火车上,我试着放空自己。

不去思考自己要做什么,

不去思考自己需要什么,

不去思考过去,

不去思考未来,

只是现在,

喇叭里的列车员播报的声音,

车轮与轨道连接端碰撞的砰砰声,

火车体连接间的咯咯声,

空调的呼呼声,

女人的声音,

男人的声音,

电影声,

风声,

。。。

本文链接:参与评论 »

--EOF--

专题「胡思乱想」的其它文章 »

    Comments